11选5 > 情感 > 婚姻 > 傾訴 > 姐妹互換身份上大學,天國的媽媽怎安息

11选5:姐妹互換身份上大學,天國的媽媽怎安息

11选5 www.jpsua.com 11选5 2019-12-30 10:43:34 知音網 我要評論

字號:T|T

楊月薇的姐夫李海濤在采訪電話中表示,在“楊曉靜”沒被舉報前,自己毫不知情,所以聽聞真相有種被欺騙的感覺。


  一日晚上,高考剛結束。內蒙古自治區海拉爾第二中學高三(6)班女生宿舍里,剛剛滿18歲的楊曉靜正與好友核對試題答案,開始憧憬大學生活。這時與她同年級、同宿舍、高三(2)班的姐姐楊曉荷打了一瓶開水過來,見妹妹如此開心,狠狠剜了她一眼,自顧自坐在鋪上發呆。

  楊曉荷與楊曉靜是一對親姐妹。母親是一個從天津支援邊疆建設的知識青年,先后生下了大兒子楊志剛、大女兒楊曉梅、二女兒楊曉荷,三女兒楊曉靜。父親是當地縣級領導??悸塹嚼隙釹捎肜先釹駁哪炅浣黿魷嗖鉅凰甓?,所以母親安排她們一同入學。進入高中,她們又被安排到同一個宿舍。姐妹倆關系并不差,但不知什么原因,父母對性格開朗活潑的楊曉荷更加寵愛。為此,楊曉靜心里頗有些嘀咕和埋怨,雖然極少表露,卻暗暗攢足了勁,發誓要考取一所比二姐更好的大學!

  幾天后,學校組織填報志愿,楊曉靜根據估分,毫不猶豫填上“海拉爾師范專科學校”(今呼倫貝爾學院)。7月底高考放榜,楊曉靜考得了474分,遠遠超過了錄取線。然而,二姐楊曉荷卻落榜了。8月底,錄取通知書寄到了母親單位。當晚母親回到家中,把楊曉靜叫到身邊,不待她詢問,便公布了一個決定:“通知書到了。這學由你姐姐曉荷去上,你還小,再讀一年。”毫無思想準備的楊曉靜頓時瞠目結舌,覺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。半晌她才嘟嘴說道:“那怎么行呢?”一會兒,楊曉荷進屋,聽母親要說服妹妹,也說:“算了,我再復讀一年……”然而,母親卻斬釘截鐵地說:“不行,我已經跟你們爸爸商量過了,就這樣定了。”

  “不!”楊曉靜委屈地流下了眼淚,尖叫起來:“你們這是犯法!”然而母親沒理會女兒的反對。在她看來,楊曉荷成績不好,即使復讀一年也未必能考上大學;而以楊曉靜的實力,明年能考上一所重點大學。母親覺得她如此處理是最好安排,姐妹將來都能過上幸福生活。姐妹倆的年紀相差不大,長相區別不大,容易蒙混過關。當晚,她召集全家宣布了互換身份的決定和注意事項:從此,稱呼兩人的名字不能出錯、不能對外提及內幕……

  為了將楊曉荷徹底變成楊曉靜,母親翻箱倒柜,將姐妹倆的初中、高中畢業證書全燒毀了。令楊曉靜無法接受的是,二姐楊曉荷也悄悄做了很多毀滅證據的事:暑假期間,她的一些同學來信、明信片也被楊曉荷從母親單位偷偷截獲、銷毀。直到楊曉靜給同學寫信,左等右等沒回音,覺得蹊蹺,專程去了母親單位,從門衛那兒才得知真相?;氐郊液?,她沖二姐大發雷霆:“你真以為自己是楊曉靜了?起碼把信先給我看看,才能銷毀!”楊曉荷理直氣壯地說:“再跟他們保持聯絡,我們都會曝光的,到時候你也好我也好都會吃不了兜著走!”就這樣,楊曉靜很憤怒很無奈地變成了楊曉荷,而楊曉荷似乎是理直氣壯地替代了考上大學的楊曉靜。然而母親根本沒想到,看似天衣無縫的身份互換,卻是兩個女兒人生噩夢的開始!

  9月,楊曉荷拿著“楊曉靜”的身份證和錄取通知書去上了大學。而楊曉靜卻不得不拿著“楊曉荷”的身份證進入海拉爾一所補習學校偷偷復讀。翌年,高考結束。“楊曉荷”估分之后,母親一臉關切地問:“考得怎樣?”她不屑作答。母親又氣又急:“我是為了你們好,你怎么這么不懂事呢?”“是為了曉荷好吧?”此時楊曉靜與家人芥蒂叢生,越來越覺得他們對自己太不公平,說話絲毫不留情面。

  高考放榜,楊曉靜遠遠超過了重點本科分數線。母親非常欣慰地對她說:“你看,我的決策英明吧。如果不是復讀一年,你能讀重點大學嗎?你不但沒有犧牲什么,反而前途會更好了。”可楊曉靜鼻子里哼了一聲。填報志愿時,母女倆爆發了一次沖突。楊曉靜要填報師范類大學,母親堅決不同意:“你報其他的什么專業都可以,你姐在讀師范,全家不能吊死一棵樹上。”可是,在楊曉靜看來,母親如此堅決反對她的志愿,只是欲蓋彌彰,擔心二姐代替自己上大學的事實暴露而已!此時,楊曉靜心里已埋下一粒背叛的種子:早一點,遠遠地,離開這個對自己太不公平的家。

  填報志愿時,楊曉靜將目光投向了東南沿海——廈門大學。當時,廈門大學在內蒙古招兩個專業,她毫不猶豫隨便選了一個——化學專業,沒有什么理由,就是因為它離家鄉很遠很遠。轉戶口時,楊曉靜堅決要求母親替她改掉姐姐楊曉荷的名字,取叫楊月薇。又是一年9月,經過七天七夜火車顛簸,楊月薇來到了廈門大學。大學第一個寒假,同學們一個個開心盼望回家,唯獨楊月薇拿不定主意。她想家,卻不想回到那個“沒有溫暖的家”;她想不回,又害怕一個人在外過年的孤獨寂寞。最后,她決定給母親寫一封信,沒料到母親竟然打電話說:“也好,你一回家過年,肯定會有些同學找你玩,容易惹亂子。”楊月薇眼淚刷地流下了。她啪地掛了電話,無比悲涼地想:多么狠心的母親,為了姐姐的事情不暴露,居然愿意讓自己的另外一個女兒在外漂泊不回家過年!那個春節,楊月薇沒回家,也沒打電話回家,獨自呆在廈門大學校園里品咂著春節的無邊孤獨與寂寞。

  與姐姐身份互換后,楊月薇的出生日期便成了1月6日,而她真實的出生日期是4月2日。本來北方上學就比南方晚,再加上一年補習,又虛高了一歲多,這樣算來,楊月薇比同班同學大了接近三歲,在同學眼中成了“老大姐”,帶來許多意想不到的麻煩。舍友之間斗嘴吵架,不管她是贏還是輸,對方總會來句:姐姐總要讓著一點吧,讓她一點脾氣也沒有。大二那年,她暗戀上了一個東北男孩。雖然沒表白,卻被全體男生都知道了,紛紛拿他們打趣。一天晚上,楊月薇剛到教室門口,就聽那個男孩對其他人說:“她比我大,我怎么會愛上一個內蒙大媽!”按真實年齡,楊月薇比他還小。那天晚上,楊月薇委屈地痛哭了。這場小小挫折也很大程度影響了她以后的戀愛,讓她日后對愛情缺乏自信。不僅如此,每年4月2日,是楊月薇真實的生日,可只能偷偷地自己慶祝一下。而每次姐姐的生日,她卻不得不強顏歡笑地接受大家的祝福……楊月薇似乎被生生地扯成了兩半,一半在開著假面舞會,讓她一直無法把握好真實的人生。

  姐姐楊曉荷以妹妹“楊曉靜”的名義從海拉爾師專(兩年制)畢業,被分配到滿洲里三道街小學當老師。雖然薪水不高,可這所全市數一數二的學校老師特別受尊敬,辦事十分方便。楊曉荷參加工作的第三年,就認識了現在的丈夫李海濤,不久結婚,生下兒子。后來,她又因為工作出色而被提拔為校教導主任。而妹妹楊月薇就讀的廈門大學雖然比海拉爾師專榮耀得多,畢業卻碰到高校畢業生的就業改革,國家不再“包分配”。楊月薇的專業不是熱門專業,她大學畢業后沒回老家,背井離鄉,進入了一家私企。相對而言私企工作時間長,強度大,要求高。她多次跳槽,輾轉于珠三角,每天疲于奔命。直至幾年后,她與一位工程師結婚,在深圳羅湖區買下一套小戶型,同時進入一家私營的化工企業,雖然待遇不差,可她的生活一直因為工作強度很大而飽受折磨。每每疲憊地回到小窩里,楊月薇就忍不住悲憤:遠在老家滿洲里的姐姐楊曉荷工作穩定、相夫教子、其樂融融,兒子10歲了……這些幸福本該屬于她的!更令她氣憤的是,奪走這一切的姐姐似乎沒有任何愧疚和感激之情。

  其實,大學畢業后,楊月薇一直在做姐姐楊曉荷的工作,希望兩人還原各自的姓名與真實年齡。然而那樣做,不是明擺著把自己頂替妹妹上大學的事情公布于眾?楊曉荷當然不肯答應。姐妹各執一詞,不肯相讓。楊月薇每一次回到家鄉,都跟二姐楊曉荷為此事發生爭吵,次次不歡而散。見兩個女兒紛爭不斷,母親無比心酸,常常哀嘆不已。之后母親因為心肌梗塞住院,眼看生命就走到了盡頭,她支開楊曉荷兩口子,把丈夫和大女兒叫到床前:“我放不下的事,只有一件。當年,我希望她們都能上大學過好日子。實際上她們也是各得其所了,沒想到這件事竟會鬧騰多年,一家人不得安寧,我悔不當初啊……”

  母親死不瞑目,遺言也一語成讖。楊月薇千里迢迢回鄉參加母親葬禮。一見姐姐楊曉荷就無法壓抑內心的怒火。兩人在母親的靈前,大吵一架。若不是父親出面,楊月薇也許就當眾揭穿事實真相了??叢諶ナ濫蓋椎拿孀由?,在父親的苦勸下,她答應了不再提及此事。從此姐妹徹底反目,整整四年毫無聯系。

  一日,滿洲里市紀檢委收到了一封舉報信,舉報“楊曉靜”冒名頂替上學。舉報者沒有透露身份。于是,紀委展開第一次調查。這次調查,讓已經整整四年沒有跟楊月薇聯系的楊曉荷膽戰心驚,第一次打電話給妹妹楊月薇。電話剛剛接通,她就質問:是不是你告發了我?楊月薇一聽,氣不打一處來。然而,楊曉荷依然認為是她舉報的,而且提出了一個要求:要楊月薇給相關部門出具一個假證明,因為楊月薇個人原因主動變更了出生年月。一聽二姐更加離譜的想法,楊月薇想也沒想,很干脆地拒絕了。

  一日上午,姐夫李海濤發給楊月薇一份電郵,稱:“老妹:今天上午你姐姐接受了調查……畢竟你倆當時是對調了檔案,一定會有破綻。真要那樣你倆都麻煩……涉及違法,你們倆誰也脫不了干系。畢竟當時你們都已經年滿1 8周歲了……”見二姐和家人居然帶著威脅口吻,楊月薇更憤怒了,沒回復。然而有關部門調查后,滿洲里市教育局紀檢組長兩次查閱了楊曉靜(即楊曉荷)的檔案,包括高中學籍到進入三道街小學的人事檔案,沒發現什么問題。該局專門到海拉爾二中和海拉爾招生辦調閱當年檔案,什么都沒有查到。事情至此幾乎陷入了僵局。此時,二姐楊曉荷已經弄清楚,舉報人并非楊月薇。得知真相,楊曉荷希望妹妹楊月薇能夠原諒她,可憋悶多年的楊月薇卻決定打破沉默,要將當年的事情弄個水落石出,起碼也要討回自己的姓名權。

  之后,楊月薇正式辭職,專門處理此事。她聘請律師,幫助自己索討姓名權。“我主要想改回自己的生日。我問過派出所,他們說需要提供法院的判決書或者行政部門開具的證明,除非有當地教育局澄清,我才可以改。二姐是拿著我的錄取通知書,導致我比實際年齡大,以后無論去哪里工作都提前一年退休,在私企就意味少賺很多錢。另外,我一直希望得到二姐的一句表示抱歉或者感謝的話,可我受了這么多年的苦,卻從來沒有聽到過這句話。”楊月薇還說,20年的訴訟有效期將結束,“我想在這最后關頭把事情說出來,我是楊曉靜,當年的兩所大學都是我考的。”

  楊月薇的姐夫李海濤在采訪電話中表示,在“楊曉靜”沒被舉報前,自己毫不知情,所以聽聞真相有種被欺騙的感覺。然而他同時表示,“楊曉靜”之所以取得今天的成就,也不是光靠頂替妹妹上大學。她的大學成績優秀,工作非常拼命。我總罵她傻,現在看來她是有心理障礙。滿洲里市教育局負責人也評價“楊曉靜”是優秀教師,常有家長把感謝信寫到教育局來。他們說:“我們從未處理類似事件。如果查出楊老師有問題,該怎么處理要查閱相關條文。不過這樣好的老師應該開除公職么?有沒有因年代太久既往不咎的特例?”

  我們完全可以想見,當年母親是懷著一片好心,冒著巨大風險,讓兩個女兒互換身份走了一條“上學捷徑”,這樣的做法硬生生改變了姐妹倆的人生軌跡,讓兩人從此心理失衡、生活無法安心,20年來陷入無盡紛爭!非正常“捷徑”帶來的,必然是不正常的生活,甚至是無法預料的后果。

字號:T|T
關注我們:

新聞熱搜詞

你可能還會喜歡以下內容

編輯推薦

網友評論

收起評論

熱點聚焦

熱點視頻

圖文欣賞

1/5

精彩推薦

回頂部

11选5

{ganrao}